CIEN AÑOS DE SOLEDAD

杂食党 是个大辣鸡
流水账文笔 脑洞奇葩
而且超懒

【鸣佐】朋友喝醉后吃我的化妆品怎么办?

给pp迟来的生贺 @七代目火影生活用品周边代购.jpg

一边码生贺,一边还要被她禁言,委屈( ‘-ωก̀ )

设计师鸣x模特佐

烂俗的朋友梗

————————————

吐槽君你好,我今天要来槽一下我的朋友,本人男,坐标木叶,我朋友以下简称N

这件事发生在昨天晚上,N刚刚结束一场时装秀,于是和同事开酒会庆祝,等他被同事送回来的时候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在他醒来之前先勉强照顾一下他好了

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做好醒酒汤后,转身就看见N把我的化妆品都拿了出来,一边拿还一边念念有词

要知道头可断血可流,限量版不能乱丢!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拽住N的手腕,斥问他在干什么,他抬起头和我对视,两泡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一边梗咽着说说什么,“S!大O丸只是喜欢你的脸而已你千万不能信他啊我说!”,“你看这个粉底都是灰色的肯定有毒啊我说!”……

我终于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忍不住扶额,我们俩都师承木叶,三人组时的导师是著名化妆师斯坎儿,后来升学他依旧在木叶跟随自来O学习,而我则去了隔壁的音忍学习

本来只隔着一堵墙,每天还是一起上学回家,平时课间他也经常翻墙来找我,一切和谐又安定,这一切却败在我们导师大O丸的新设计中,对,就是那个咒印系列

当时我还是个中二少年,这种黑暗系设定满意的不能再满意,谁知道N当时看到我的定妆照立马奔溃,死命劝我回去,说什么打断手脚也要把我带回去

当时我也心高气傲,万年运动服的人没资格质疑我的审美!于是我们开始冷战,准确的说是我单方面的冷战,N在这几年中一只劝我回去

后来的事没什么好说的,我最终还是跟他走到了一起,他还设计了仙人系列的妆面,很适合他,非常帅,我原来那个导师在知道我俩同居后还送了一整套咒印系列化妆品作为我们两个和好礼物,当时我也没打算用,放到了柜子里当个念想,没想到今天又被N翻出来

我只好耐心劝他,告诉他这些都是大O丸导师自己用植物提取的,都是可食用的级别,可是N居然不领情,一边哭一遍说要死给我看!抓起我的口红就往嘴里塞,我拦都拦不住!只好趁着他吃口红的时候把剩下的藏起来

这还不算完,他一边吃一边说要死也要和我一起死,一起去另一个世界相互理解,拉着我开始狂亲,然后【哔——】完再【哔——】,我朋友是个精十,特别是这种狂暴状态下精以几何倍数增长,一晚上折腾下来腰酸背痛,他还活的好好的,生龙活虎力大如牛,可怜我的腰都快断了

我就想来问问大家,想这种吃掉绝版限量口红的罪行,我是让我朋友跪榴莲好还是让他跪自己的眼影盘好?

——————————

虚跪在眼影盘上的鸣人【我就说早上起来的时候牙为什么是黑的说……】

【鸣佐】恶犬(1)

火影鸣x17岁佐

养成

佐助占/有/欲/强

私设多!特别ooc!

——————————————

破车

又柴又短的小破车

链接打不开的见评论

【鸣佐】(知乎)你亲身经历过的最尴尬的事是什么?


知乎体

在网上看到的梗
ooc属于我

祝各位食用愉快诶嘿

————————————

拉面和番茄

这件事就发生在今天,对的,就是前几个小时……

我和我男朋友……
现在是寒假嘛,他就有时候会溜出来和我一起睡
我是一个人住的

你们都懂得嘛嘿嘿嘿

但他今天凌晨说他可能溜不出来
于是我就
发挥了我超常的运动神经,去到男朋友家
爬上了三楼的窗户!
当时大概十二点多吧,谁知道男友父母就在隔壁……

我刚溜进男友房间,脱掉了他的小衣服小裤子
把他搂进怀里准备开始幸福的夜晚
结果当时“咚咚咚”……
我当时表情
!!!∑(°Д°ノ)ノ

咋咋咋咋办啊!
当时他男友爸爸敲门叫着男友名字啊我说!
然后男票就显现了他超乎常人的冷静
他麻溜的把我塞进了柜子里,
塞进了柜子里
柜子里
子里

柜子里好冷啊我说QWQ
我就只穿了一件内裤
说是迟那是快,
男友的父亲推门就进
他父亲好凶,而且长的好方……
啊不对,这不是重点
父亲进来以后就开始说教男票
这么晚都不睡是不是玩儿手机云云
男友家教好严啊,他都已经二十多了啊我说!

这时,
我觉得男友的演技已经达到了制高点
深得他精分叔叔的真传
他表现出一点小不情愿
把手机交给父亲说,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那表情好可爱好好看啊啊啊啊啊prprpr!

他父亲收了手机后又对男票说教了一万分钟
叔叔你快点啊,衣柜好冷!

终于,他爸要转身出门了
我和男票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高潮才开始啊我说!

男友是警察世家的啊!
他爸爸当然也是警察啊!
男友父亲就在门口突然一转身说:
不对,有问题。
你玩儿这么久手机为啥不烫?
你是不是还有个手机!走开我来搜……
我来搜……
来搜……
搜……

我当时吓的心脏都要不跳了好嘛!
然后他父亲就开始翻柜子
我的妈!
我的衣服和青蛙小书包还在地上
然后他爸就拉开了我的包!
他爸显然楞了一秒

颤抖的问,这,这是你的?

男友看了一眼我带来给他穿的水手服
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他爸显然被吓到了
我以为下一秒男票就要被骂了

然而我低估了男友爸爸的接受能力
他爸爸说:
你,你是不是gay?

男友显然也没料到他爸的脑回路
沉默许久又默默点头

然后他爸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最后这个家族,只有我是个直男。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
唯一的直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

最后还是没忍住抖了一下
他爸突然就转过来

对对对对不起!
叔叔我不笑了!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并没有卵用
他爸还是走了过来,
缓慢又坚定的拉开了衣柜大门

光线一下照亮了黑暗的衣柜
他的父亲也看见了一个只穿着内裤的变态在他家小儿子的衣柜里

我就被提溜出来受审了
这么大动静,男友的母亲和哥哥也醒了
我跪在男友床边接受审问

男友还在床上坐着,
我以为我命不久矣
这时,男友妈妈发话了
哎呀原来是N啊(N是我的名字),既然是N就没关系啦,你们小时候还订过娃娃亲呢。

然后一大家子就出去了!出去了!
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我现在还有点懵

不过我和男友已经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等毕业就结婚哦我说!

以上